有些东西消失了,但它还存在着

commemorate Goagent & Shadowsocks //Wish to see you again

Google死掉的时候,我问我的同学,咱们这任期是多久.同学回到10年,我在想在10年后会有变化吗?还是在这10年里会有变化呢…现在,我不再想刻意的去掩饰什么.

在我刚刚接触这堵墙的时候,我在想或许我能见证这堵墙倒下的那一天呢..在Shadowsocks被删除那一天,我仍然在想.不过我想的是或许我能见证大中华局域网启动的那一天呢…

起初我不曾上过Youtube,不曾用过谷歌,不曾刷过Twitter.在我第一次接触网络的时候,这些网站都还在.可惜,那时候我只知道cctv.com,之后当我家里能上网的时候,这些网站都逐渐的消失了…更为讽刺的是,我第一次听说翻墙这个词,竟然是从某车轮子的印刷品上看到的,而我第一次使用的翻墙工具也是某个叫FreeGate的东西.

于是,我开始好奇.我使用的第二款翻墙软件是GoAgent…是我哥推荐的,当时Google还能打开,利用GoAgent我第一次访问Youtube.从此我拥有了Twitter账号,拥有了Facebook.当时很惊讶,为什么Facebook再向没有任何好友的我推荐好友时推荐我哥,我好奇为什么国外会有这么吊的网站..然后我拿着这些去找同学装逼…

但是没有人在乎,他们都在玩微博,都在人人网…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我已初中毕业,在高中首次结识了愿意和我一起翻墙的好友,我的Facebook终于有了好友…那时墙不高,VPN还可以用,我很享受那时候即使Facebook是好友也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时光..结果变革来了,VPN用不了了.所以我又成了孤单的一人…

曾经有女同学为了上Twitter看某些韩国明星,向我要了翻墙软件,最后竟然说Twitter太复杂…

去年,我妹妹向我要翻墙软件,也是为了翻出去看韩国明星…前些日子她去了韩国…回来后我问她,你在韩国注册Facebook没有?她回我”啊?韩国可以上Facebook?”

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当讽刺的事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墙已经成功了,现在的我们,根本不在乎那些访问不了的网站,因为在国内的网站,他们的一切似乎都得到了满足…
现在的我们,甚至都不知道这些全球顶尖网站的存在!!
然而即使没有这些网站,他们依然过得很开心,过的很幸福…我每每看到一些新闻下面众人高呼我们国家强大了,我就感到矛盾…是我们的国家强大了,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竟然还在限制我们访问网站,而且越来越严…

但是还好,在谷歌的报告上,我们能看到同伴..伊朗和巴基斯坦依然屏蔽着谷歌的Youtube.但也仅仅是Youtube(伊朗还屏蔽了Google协作平台),也就是说即使在这两个国家,他们还是可以使用Google搜索,使用Gmail邮箱…
加入有朝一日,这两个国家解除了封锁,我很期待媒体们将如何报道?——巴基斯坦和伊朗解封Youtube,目前全球范围内仅剩某些国家依然对其实施屏蔽…
那真是太讽刺了…

每次登陆QQ邮箱,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跃然眼上——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.
及时到现在,这封邮件上说的也是大实话..穿越长城,你可以到达世界的每一个角落.

最后是时候祭出这篇文章了..这篇只要我朝墙掉某一个网站就会被转发一阵子的文章<慢慢的,它們就沒有了,就像從未存在過>

头图版权:橋@よこ。コミティアH31a|PID=52154555

坤哥

博主Kunger,现在是一名PHP/RN开发者。

5 Comments

  • 诶,默哀
    只能争取早日肉番了

  • 😐 有些事情挺无奈的

  • 的确很悲哀…但是谷歌很可能10月份解封

  • 这文章我转载过,确实是这样。我们一旦过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内容不予显示梦里了。

  • emm…任期十年 ❗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